网站首页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抓特法 >
栏目导航
热门新闻

弱女子就这样去杀人 军区大院的生活使她太压抑

发布日期:2020-10-11 14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近日,记者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采访了女犯惠惠。国庆佳节刚过,监狱里也是一派温馨,许多女犯都刚刚见过自己的亲人,她们都沉浸在和家人团聚后的快乐当中。女犯们的床头也都多了些家书。

  记者采访时,许多人都在低着头细细地读着手中亲人的信。可这次采访的惠惠似乎没有从节日中找到快乐,她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,手中有封信,但薄薄的一张,像是小孩子的蜡笔画,她一直拿着……

  惠惠年纪不大,只有23岁,但她看上去很成熟,她自己说可能是因为早早就当上了母亲的缘故,她的心态比较老。听监狱干部说,惠惠是因为参与抢劫杀人被判了8年徒刑,她的丈夫是她的同伙之一,一直在逃,最可怜的就是她3岁的儿子,现在由惠惠的婆婆带着。

  每次我看到别的女犯在节日里都能收到家人带来的各种礼物时,我的心里就特别难过,因为从我10岁起,我的家就随着父母的离异而宣告破裂了。以前在外边,我可以用喝酒、赌博来麻醉自己,让自己忘记这些痛苦,可现在呆在监狱,那份孤独寂寞只有自己能体会,我多么需要亲人的一句问候呀,可我是父母眼里不争气的孩子,他们都已经把我忘记了。过节了,我只有儿子这张画作伴,是他奶奶托人寄来的,儿子现在是我的全部希望。

  小时候,我有一个别人都很羡慕的家庭。我的外公、外婆都是军人,因为父母工作忙,我从小就和外公、外婆生活在军区大院里,那里地方特别宽敞,我们小孩子可以无拘无束地在院子里玩各种游戏,在军区里度过的童年让我骨子里非常倔强、坚强。

  后来,外公、外婆年纪越来越大,我在上学前就回到了父母身边。回到他们身边,反而让我觉得这个家没有温暖。我的父母都是医生,他们的工作都很忙,不是这个上夜班,就是那个上夜班,我们一家人有时几天才能坐在一起吃顿饭。父母都是很内向的人,他们话不多,也看不惯我像个野孩子一样整日在外边玩,他们给我提出许多要求,吃饭不许嚼出声,在饭桌上不许说话,这些都让我难以忍受,那时候,就觉得父母好像不爱我。

  后来,这种平淡的日子也难以维持了,父母开始无休止地争吵,争吵中我总是听母亲提起一个女人的名字,后来,母亲居然带着我夜闯爸爸的值班室,看到了爸爸和一位阿姨很狼狈的一幕。我现在有时还很恨妈妈,她不该为了惩罚爸爸,而把我带去捉奸,让我幼小的心里留下那么肮脏的一幕。

  爸爸被抓了现行,干脆破罐子破摔,一直住在医院里不回家了,妈妈找了几次单位领导,爸爸回来几次,两人没说几句,就大打出手,我现在还能清晰地回忆起他们打在一起的场面。真难想象他们曾经相恋多年,我看他们好像没有一点儿感情。

  爸妈离婚没为房子、财产发生纠纷,却为我的抚养权再次大动干戈,他们都不想要我这个累赘。妈妈说:“不是妈不要你,妈是不想让他过得潇洒,他想再娶个新媳妇好好过日子,没那么容易,我就偏把你给他,让他的日子没法过。”

  爸爸有了新欢,当然不愿意要调皮的我,我就成了他们推来推去的球,没有着落。后来,我还是跟了爸爸,住到了奶奶家,爸爸每个月交给奶奶我的生活费,我就像寄存品一样被寄放在奶奶家。

  奶奶家原本在外县,爸爸把她接到城里,是专门为了我,他给我们租了一间平房,让我们互相照顾。可是,我和奶奶从小就没什么感情,奶奶的年纪又大,也没有文化,她只有爸爸交钱那几天会给我几个笑脸,那段童年的记忆就像一抹阴影难以挥散。

  因为家庭的不完整,我的学业受到很大的影响。在我上初中时,父亲和继母又有了自己的孩子,父亲对我那点儿爱完全被那个孩子取代了,他根本就不带我回他们家,只是偶尔给我买点吃的送来。母亲也再婚了,那时我总想母亲,就经常到她家看她,可继父带的哥哥对我非常不客气,总是欺负我,母亲在中间很为难,于是,我也不敢常去她那里。

  最让我难过的就是,他们都有了新家,没有了我的位置,没有人会关心我的学习,连给我开家长会的人都没有。于是,我不喜欢学校,不喜欢同学说我是没人管教的孩子,更不愿意看老师责备的目光,这种强烈的逆反心理让我学习成绩越来越差。

  初中阶段,我就开始混日子,等到了初中毕业,母亲坚决要我继续读书,但我的成绩太差,考大学肯定没有希望,还不如找个工作。那时我父母的医院有自己的中专,我想去那里进修一段时间,然后当名护士,可父母都不愿意。我知道他们都是大学生,怕我给他们丢人,我真不知道世界上怎么有那么自私的父母,他们不管我,我只能靠自己,于是,我选择了早早进入社会。

  我这个人学习虽然不好,但为人热情,讲义气,有一大帮朋友,他们比家人还关心我。我初中毕业不久,奶奶就死了,剩下我一个人。朋友们见我孤独,就让我今天住这家,明天住那家,省下不少钱,也能吃上热菜热饭。

  为了找份工作养活自己,我向父亲要了1万元钱,和朋友合开了一家服装店,那时到外地上货很辛苦,我和朋友起早贪黑把服装店干得小有名气。

  一次偶然发生的事儿让我把自己的第一份事业给毁了。有一天,店里来了个长相很凶的家伙,他说手里有一批高档服装,可以先给我们卖,卖出后再算钱。我仔细看那批服装,确实是精品,就答应了。让我没想到的是,这批衣服是偷来的,我因此被罚了款,生意也做不下去了。

  没有了服装店,我和朋友一起到酒店推销啤酒,我们年纪小,总是被客人戏弄,但我胆子大,敢喝酒,提成总是推销员中最多的。那时虽然很辛苦,但能赚干净钱,心里是很踏实的。

  除了推销啤酒,我还兼职做其他化妆品推销、做保险,工作不稳定,让我难以有安稳的生活,看着朋友们在工作上遭受挫折可以回家向父母倾诉,而我只能把一切不如意都放在心里,经常会忍不住心里发酸。

  我现在常常反思自己的经历,我觉得我对家庭压抑了太久的恨使我产生了犯罪心理。第一次犯罪是在很偶然的情况下发生的。

  那是我做上门推销员时,我们到一家单位推销化妆品,那里的女人很多,突然,我在窗台上看到一款最新型的手机,和我继母用的那个一模一样,我那时就想把手机弄到手气气继母,让她看看她能用的东西我也能拥有。于是,我趁着朋友给她们讲解美容知识时,偷偷把手机装进了兜,这次偷盗的成功让我一度很自责,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拿人家的东西。直到我看见继母看到我拿的手机的那份表情时,我感到了满足。我就发誓一定要活出个样子来,让他们看看。

  我的生活受朋友影响比较多,那时候我居无定所,许多朋友就劝我找个有能耐的男人,可以少受点儿苦,她们给我介绍了许多男孩子,但我和其中许多人都成了哥们儿,就是没有爱情的火花。我自己受家庭的伤害太深了,我特别希望自己能有份真挚的感情,对得起自己,也对得起以后的孩子。

  我男朋友和我是在酒店认识的,我推销啤酒,他买啤酒,就这样简单。他人非常豪爽,喜欢大声说话,喜欢对瓶喝酒,我就喜欢这样的男人,有气魄,有男子汉的魅力。

  跟了他之后,我过了一段时间的安稳生活,他给我租了房子,买了家具,他心很细,连碗筷都买了,他说让我安心在家,挣钱养家的事儿交给他。在他的呵护下,我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。

  最让我感动的是,他是正式向我求婚的,当着许多人的面,他给我戴上一颗非常美的戒指,我当时就哭了。那天晚上,他突然问我,如果他不是个好人怎么办?后来他告诉我,他和朋友一起抢过出租车,也偷过车,虽然没出过事儿,但每日都提心吊胆,他想换种生活,他说想带我和儿子离开这里,到南方做生意。

  想要与过去的生活一刀两断是件很难的事情,为了攒些做生意的钱,我丈夫决定再做几次。他们为了安全,让我给他们当托儿,就是负责打车,然后到指定地点再实施抢劫。为了和丈夫重新开始新的生活,也为了我们的儿子,我同意和他们铤而走险,结果事情很严重,他们不但抢劫,还杀人,这些案件很快败露了。等待我的是法律的严惩,我丈夫跑了,至今没有消息,我儿子被婆婆带着,我一想起儿子,心都要碎了。

  我觉得自己是罪有应得,可我儿子是那么无辜,他从小就要过着无父无母的生活,这让我非常痛恨自己和丈夫。

  让我欣慰的是,我只见过几次面的婆婆竟然给我儿子带来了家的温暖,我婆婆是个很普通的家庭妇女,但她的心肠好。当警察到她家去了解她儿子的情况时,把我们的事情告诉了老人,她当即表示一旦知道儿子下落,一定让他投案自首。老人赶到我们家,看着我和儿子,泪流满面,她说是她的儿子坑害了我们,她一定好好带孩子,等我出狱后就把我当自己的女儿。老人对我确实像对自己的女儿一样,每逢节日,她都带来好吃的,老人不善言辞,但她默默的关心我能感受得到。

  现在,儿子已经3岁了,婆婆说他会画画了,也总是吵着要爸爸、妈妈,孩子的姑姑就骗他说妈妈、爸爸都在外地给他赚钱呢。

  我希望我的丈夫能了解这一切,儿子和我都需要他,逃到哪里也不是办法,到这时候只能勇敢地去面对,再有几年我就可以出狱了,我可以自由自在地拉着儿子的手,可他却享受不到父爱。所以,丈夫,回来吧,无论多久,我和儿子都能等待,我希望我们的孩子能有一个完整的家,即使暂时不完整,但它还有完整的希望……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Power by DedeCms